【风莫】入画

        四月的云麓仙居才进入春天不久,正是繁花盛开的时候。仙居的几株老桃树花开得尤其好,芳菲烂漫,宛若朝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春风拂过,星星点点的花瓣飘摇而下,落在了树下那人的肩头。 那人却没有留意。他正聚精会神地作画,画的不是别的,正是仙居的春色。远处掩映亭台楼阁,稍近处层叠桃红李白,近处点缀小桥流水,一派春意盎然。画中的景色自是极美的,但他却皱了皱眉头,似乎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云师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眼望去,来人踏着落英而来,正是他的师兄,风落。他也不答应,只展眉一笑,提笔在纸上添了数笔,这画就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少见你不应人的,是什么东西如此吸引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风落凑过来,莫非云便要把画收起。“等等。”风落扶了扶他的手,“墨迹未干,为何这么着急?有什么不能让师兄看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非云仍是注视着画作,道:“画得不好,要让师兄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咦,这是……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画中有一黄衫男子独立花树之下,流水之滨,正用笛子吹奏着。春风轻轻吹过他的发丝,扬起了他的衣角,而他眉头舒展,神色怡然。风落话里带笑:“不错不错,玉树临风,果然很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好生自觉。我不过是看画面有些冷清,才随手加了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落戏谑地看着他:“当你的师兄,不自信一点可不行。三天两头有师妹来向莫非云师弟示好,师兄我多少有点黯然神伤哪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风落师兄……”莫非云的神情有点无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平日明里暗里对莫非云表示好感的师妹自然是不少的,从不小心多做了糕点,到直接递上情书,不一而足。风落时常和莫非云在一起,便有幸见识了这十八般表露心迹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云麓仙子,或甜美活泼,或端庄典雅,哪一个到了外头都要受万千男子追捧。偏偏莫非云一个都没看上,托人送礼的他都把礼物退回去了,直接来邀约或者表白的他都一一拒绝了。大家都在猜莫非云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,就连风落也问过他,而他只是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前,又有一位师妹托人送东西过来,来人没等莫非云开口拒绝,就传话道,这画是送来请莫非云师兄品鉴指点的,师妹画技粗浅,还望师兄不吝赐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莫非云没法回绝了。仙居里人人都知道莫非云有支丹青妙笔,于山水花鸟皆颇有心得,偶尔也会和其他同门交流切磋。他只好接过画卷。展开一看,是一幅春江图。画中江波浩淼,山石嶙峋,点点新绿掩映山间,隐约可见。在山幕水色之间有一小舟,上有一人临风而立,衣服样式依稀可辨,正是仙居弟子的风格。画的角落处还题着首小诗,一手行楷写得清新飘逸,确实颇为与众不同。莫非云无法,只好收下了画,点评了几句,过几天又托风落送回去。为此,仙居里多了不少流言揣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讲,莫非云师弟你已经意属那位师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还好说,那天都不替我解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私事,我怎好插嘴。”风落瞄他一眼,又道:“以画会友,以笔传情,好不风雅。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非云低头收拾起画具:“师兄说笑了。莫非云无心这些,以后切莫再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那提品茶可好?今天二师兄从外面带回来几包茶叶,我向他讨来了一些。等会到我那去试一试这新茶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落帮他把笔洗干净放好,道:“走,吃茶去~”



        暖风伴丝丝缕缕的香气吹进了窗,带起了案上尚未干透的画纸的一角。和煦的阳光洒在纸上,为画面涂上了一抹暖色。而窗外的落花小径处,两人已经走远了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腊味八宝饭 | Powered by LOFTER